柚子

宇智波

存点石川桑的图,有帅的有丑的,闭上眼就是鼬啊啊啊……

偷偷存点外站的图

补个档

刚刚弄好AO3,会逐渐补档18+部分


【佐鼬】人鱼(R88) (1420 words) by Uchihashaddock
Chapters: 1/1
Fandom: 宇智波鼬, 宇智波佐助 - Fandom
Rating: Mature
Warnings: Creator Chose Not To Use Archive Warnings
Summary:

人兽慎入

求个攻略,生存挑战怎么打,NPC皮好厚啊

【止鼬佐】 同栖 106(拥抱)


由于是周末才开工,剧组的安排十分紧凑,君麻吕拍完了和女主的吻戏之后,导演又叫止水上阵,毕竟女明星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

止水来不及和鼬再说更多,匆忙准备上场。万万没想到,鼬竟然当着众人上前抱住了他,只是一个鼓舞的拥抱,却让止水心跳慢了半拍,然后随着骤停又猛然飙升的心跳,人生由低谷陡然攀上巅峰。这感觉可比过山车爽多了!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啊!止水感觉脚下虚浮,有种飘忽的不真实感。走向女主时,脑子里回想着鼬刚刚附在他耳边的低语,随那撩人发丝轻拂过脸颊,灌入耳朵的热流仍然躁动鼓膜,虽轻却震耳欲聋。

“别紧张,就像这样抱她。”

这是鼬刚刚对他说的话,在所有人看来是一个鼓励,止水却体味出非凡的含义。

就像这样……吗?鼬的意思只是说让他放松,还是说这是爱人之间的拥抱?像这样抱那个女人就可以吗?

回味着刚刚大柚子隔着衬衣的温暖触感,止水深情微笑着走向女主张开双臂——把她当成他就好,就是这样,很简单。

"Ok!止水桑这次表现很好!”连很少夸奖演员的导演都竖起了大拇指,因为刚刚止水的“演技”已经完全达到专业演员的水平了,导演不禁有些感激这位他不认识的长发美男帮他解决了男主动作僵硬的问题。看他衣着华贵,器宇不凡,应该是个大人物吧?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宇智波鼬?那位从来没有被媒体拍到过正脸的富可敌国的低调神秘老总?

和鼬佐兄弟在一处的君麻吕看着这一幕,微微眯了眼睛。他刚才在后台换衫并没有看见鼬抱止水,但是发现止水的“演技”由之前的人神共愤突然变得出神入化,感觉很神奇。

佐助刚刚看到了“少儿不宜”的镜头,现在对君麻吕说不上是敬畏还是不齿,毕竟大庭广众下舌吻,辣眼睛啊!他作为一个纯洁宝宝还没现场看过啦!之前为了他那件事君麻吕有帮助过他们,所以佐助倒也不会真的表现出什么,表面依然淡定。倒是君麻吕抱歉地对鼬笑了:“不好意思,让你弟弟看现场,还好不是床戏。”

“哪里话,佐助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也是我们想来看的。”鼬对君麻吕的“敬业”还是很佩服的,以为他为了剧本牺牲自己亲自上阵。虽然道不同,但是该客套还得客套。至于佐助的话……看场吻戏其实问题还不大。

佐助很开心,他哥终于说他不是小孩子了。

更开心的是止水,他想到一句话:人生就像坐过山车。本以为鼬生气了即使现在不便发作之后也会找他算账,没想到他竟然会鼓励他。他真是“小人之心”了,得表弟如此,表哥复何求!

当天顺利收工,因为不是打戏,君麻吕和止水的血槽还是满的,也不需要洗澡,所以君麻吕邀请他们仨一起去他控股的酒店吃晚饭。对,就是上次那家富豪酒店,次郎坊是老板,止水之前还来找过这个胖子,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工夫,他们竟然由敌人成为了朋友。

佐助那件事过后,鼬也有见过君麻吕表示感谢,其实算是相识,只是他不想和黑道扯上太多关系,所以之后就不再联系了,现在止水在人家那里拍戏,他也不好拒绝人老板热情的邀请。佐助觉得君麻吕人不坏,因为帮过他的原因,他知道若不是君麻吕出面这事没那么容易解决,而且君麻吕看起来比哥哥还要年轻点,就好像他学长一样——柱子就是这么以貌取人!既然帮过他,又木有代沟,那就是朋友了。

君麻吕出于对止水的喜爱,顺便对他的弟弟们表示了热情,再说宇智波和辉夜如果能真正修好,那是共赢的事,大概在木叶商界真的会独占鳌头吧。于公于私,他都想和鼬搞好关系啊!

止水更是因为今天演出成功得到了导演的认可而欢欣——当然这只是表面的官方理由,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鼬那看似鼓励的一抱,真的让人浮想联翩啊……

次郎坊给他们开了最好的包厢,要亲自来作陪被君麻吕挥退了:“你忙你的,别的客人还需要招呼,这边交给我就好。”

“是,老板。”次郎坊躬身退下。

围着偌大的圆桌,鼬依然被止水和佐助夹在中间,君麻吕则坐在止水左侧,他亲自给三兄弟倒了红酒,然后向他们一一推荐这里的特色菜——其实他刚才已经吩咐过次郎坊了,最高规格。

“不用客气,三位,这是为我之前的无礼赔罪,也是为止水庆祝,”君麻吕端起酒杯对止水说,“来,大明星,祝贺你冉冉升起。”

鼬佐兄弟憋住了笑,冉冉升起的明星么?这个比喻好别扭啊,大概他感觉这样说很有文化水平吧……止水倒是没有觉察哪里滑稽,他咧嘴笑了,爽快地一饮而尽。

鼬看到表哥这么开心,其实挺欣慰的。这是止水的理想,为了公司而牺牲的东西,君麻吕用另一种方式弥补了他,他怎么能反对?何况其实他生气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止水拍戏,而是因为他瞒着他。如果他说了他一定会支持的,宇智波的总裁并不是一个不通情理的人,他只是有点闷。

“嘿嘿,我算什么明星,在你面前,我感觉自己的演技真的很烂啊!”止水笑着拍君麻吕的肩膀,“我觉得你比我更像男主,哈哈哈!”

“其实人家也是第一次呢……” 君麻吕并没有撒谎,这是他的处女作,只是对付女人他的经验丰富得多罢了。这话说得众人都笑了,因为君麻吕的幽默和止水的兴奋,晚餐气氛相当愉快,连鼬都被感染,感觉君麻吕其实没有传说那么可怕,他是个很可爱的黑老大呢。

佐助就更简单,一顿酒喝完把君麻吕也当成了哥哥,反正他上面压着两个哥哥,不怕再多一个!而且今天因为是辉夜集团老总请客,他哥竟然没有阻止他贪杯,所以当饭后君麻吕提议去他的“皇宫”再嗨皮嗨皮,二柱子和表哥一起积极举起了小手手!

鼬其实也是看上去冷漠.jpg,内心也有只小野兽不时蠢动一下,虽然他极少去夜店,但是今晚他喝了点小酒又有点替表哥高兴,所以四人坐上了君麻吕的车,由他的司机送到了“凯撒皇宫”。


开机画面是他,高级招募辣木多人还是用他,鼬神是木叶形象带盐人无疑😍😍

好想要一只啊啊啊

这个应该用什么表情……因为菜了几波人不小心段位积分有点超纲结果系统给我匹配的对手都是高我二十级的……哭笑不得简直😂

哦对了最近玩火影手游誓要得到鼬神啊啊啊~暂时放假嚯嚯嚯

【止鼬佐】 同栖 105(“败露”)


即使君麻吕的公司还未开始宣传,但是那些嗅觉灵敏的娱记已经捕捉到了风声,何况最早拍摄的一段戏外的巅峰对决此刻已经被那个摄影师寄到国外参赛。这下,所有娱乐杂志都争相报道这部由辉夜老板和宇智波二老板主演的重头戏!

剧组他们当然是进不去的,于是今天一片娱记就蜂拥到片场外围蹲点,期待能抢个头筹捕捉到凤毛麟角的影像和发言。

大柚子不看娱乐新闻,但是不代表弟弟的同学们不会看,于是当二柱子很惊讶地找到了报道拿给他哥看时,鼬总的脸瞬间黑了。

果然上次出去打架不是无缘无故,这几周的周末止水都是去干这事了!还有那段公开的决斗录像,既然参赛了就不会是秘密,很容易就找到了。

表哥看起来很燃么?和君麻吕打得不相上下,所以能解释最近行动异常的原因——他们惺惺相惜了。鼬很快梳理了一切,于是今天颇为不悦地去片场打算“探班”。

虽然止水的身份的确不该抛头露面,可是鼬也能体谅他未能实现的武夫梦。其实如果止水和他说了,他也不至于不近人情到阻止他,毕竟他的私人时间他干什么应该是自由的。可是瞒着他就不对了啊!难道他是那么小气的人吗?难道他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了吗?

当鼬和佐助到了片场,早有一帮娱记守在那里,见到他们简直是意外之喜,毕竟鼬佐兄弟也是颜值很高,之前也被报道过。鼬没想到会有这阵仗,拉着二柱子想逃,辉夜的保安原来正挡着那波记者,现在其中一个眼尖的进入片场和君麻吕低语了几句。

“请他们进来吧。”老板发话了,于是宇智波兄弟被请进了片场,留下一波伸头踮脚的记者望场兴叹。鼬总还真是神秘,从来没有被媒体正面采访过,即使上次也是,最后只是副总出来替他发言。

鼬示意他们不要出声,静静看着表哥和那个女主对话然后抱住她,俊眉不着痕迹地动了一下。止水抱着那女人时,感觉不太对劲,他本来就很机敏,于是扫了一眼场下——于是正在“深情”拥抱女主的水哥惊恐地发现了鼬和佐助混在工作人员里正在看他……被抓了现行,止水放开那女人的腰就想开溜,却被鼬一声不高不低听在他耳朵里却胆战心惊地呵住了:“往哪跑?戏还没拍完就想溜?”

“噗哈哈哈,鼬总真是幽默!”君麻吕鼓起了掌。他又对着止水说道:“止水你看鼬总多敬业,戏没拍完怎么能跑呢?”

大表哥现在恨不得变成土拨鼠打个地洞钻进去!他红了脸低着头不敢再看大表弟:“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

“这是一部动作戏……碰巧今天拍这段。”

“这不重要。你继续拍,拍完再说。”鼬说着被君麻吕请到了旁边的椅子上,然后立刻有小弟奉上矿泉水——片场条件毕竟没那么好。

可是止水本来就不是专业演员,被这么一吓再也无法自如发挥,那段和女主拥抱的戏被导演cut了好几次!

“动作太僵硬!重拍!”导演很不满,男主的打戏总是一气呵成,为嘛演感情戏就这么不到位呢?不肯拍吻戏也就罢了,连拥抱都抱不好,好像女主是个烫手山芋似的,这哪有半点深情?果然新人就是不好用!

二柱子倒是很好奇,因为他从来不知道电影是这样拍的,而且这个新闻太震撼,他表哥要当明星了?这么好的事干嘛不带他一起?虽然他还没那么厉害但是跑个龙套还是可以的嘛!再说他颜值也挺高,即使当不了男二也可以给他点戏份嘛!虽然有些不高兴表哥不带他玩,但是能在片场看制作过程也很兴奋有木有!他说到底就是个孩子,见到这场景当然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君麻吕简单给他们讲了讲这部戏的安排,还有相关为什么会请止水担纲主演的原因,因为这是止水的表弟们,他对他们很客气,何况鼬总身份特殊,连他也不敢怠慢。

连续NG十次之后,导演终于暴走了!他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对男主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先拍君麻吕的戏,你这场再等等。”

女主从来没见过这么木讷的男主,偷偷在背后笑了。

“哟,换我啦。”君麻吕起身对鼬点了点头,“鼬总你们先坐着,让止水来作陪,我先去演戏。”

于是拍吻戏毫无压力的君麻吕同学再次霸气地吻了女主!当着所有人的面毫无造作一气呵成!止水突然发现他真心觉得君麻吕更像男主,他那么木讷,看在观众眼里也会觉得男二更适合女主吧?看他们吻得多热烈!

“这样不行!女主是不愿意被男二吻的,优香小姐得表现出厌恶!”导演连忙喊cut。虽然不敢安排女主甩老板一耳光,但她必须是拒绝的!可是咋还娇吟起来了?虽然效果是不错——不对,不需要这个效果,她应该是男主的女人啊!

大表哥低着头坐在了刚刚君麻吕坐的的位子上,立刻被二柱子咆哮着扑了上来!

“止水哥!你要当明星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啊?也不带我玩!现在进度怎么样了你能不能和导演说也让我跑个龙套啊balabala……”

臭小子现在是说这种事的时候吗?就不能体谅他即将被大柚子的冷气杀死的危在旦夕?

但是鼬没有如他所想那样指责他,他咬着嘴唇轻轻问了一句:“止水,我是不是在你眼里……很无聊?”

“不是不是,怎么会!哈哈!”表哥不知所措地抓着脑后的小短卷,不造大柚子葫芦里卖什么药啊啊啊!

“那你为什么经常瞒着我做事,是觉得我的意见无足轻重,直接不需要让我知道?”

“不是不是!鼬总一言九鼎,您的意见怎么可能无足轻重!”副总赔着笑脸,极尽恭维之能事。

“那你是怕我阻止你做你想做的事对吧?也就是说,我不近人情,总之就是会扫你兴。”

“我……是怕你多想。我知道我的身份的确不合适抛头露面,可你也知道我对武道的遗憾,而且,青春真的没有几年……”

“哈哈哈,止水哥你不是说你还是花骨朵么?”二柱子又不合时宜地笑他表哥,被他哥瞥了一眼不敢再吱声。

“我明白,那么这部戏寄托了你的理想,你一定会拍对吗?”

“对。哪怕你阻止也没用。”尼玛哥豁出去了大柚子!什么事都可以让着你只有这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听你话放弃!

“呵呵。”鼬沉吟良久,突然落寞地干笑了两声,吓得连佐助也不敢说话了。因为他哥这个表情,虽然不凶,但真的好吓人啊!


【止鼬佐】 同栖 104(吻戏)


止水回到家中时,发现气氛有些凝重,大柚子正在沙发上正襟危坐,连他旁边的二柱子都一副严肃的样子。

来不及去洗澡了,表哥脱下了脏外套,装作若无其事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们都在等我啊,哈哈哈。”

“你去哪了?”一看就是心虚,简直欲盖弥彰!鼬总怎么会看不出表哥故意哈哈哈。

“哎,去打了个架……”尼玛大柚子火眼金睛肯定能看出他衣服脏了,他就老实承认吧,毕竟他问心无愧!

“和谁打架?”

“黑帮……”表哥把事情简单说了说。

“我不是说让你别和君麻吕那种人来往了?”大柚子有些不悦了。

“怎么说人家上次也算帮了咱,佐助那件事如果不是君麻吕出面……所以,他有麻烦我去帮忙也是礼尚往来啊……”

“你!这样很危险!你今天能帮他打架,这是没出事,万一对方有枪怎么办?”

“是啊止水哥,虽然你功夫高,可是毕竟是一个人,而且那种黑帮……”二柱子也在一旁帮腔,和他哥一起指责表哥。

“没事没事,我有数,我今天也说了,以后这种事他应该找手下或者他的黑道朋友不要把我扯进来。”

“下不为例。”鼬皱着眉头,“刚刚才洗澡,又弄脏了,你怎么像个小孩一样。”

“哦,知道了。”表哥认错态度好,鼬也就没继续追究。

君麻吕回了夜总会喝酒,心情非常好。多由也见他好久没找自己,缠着他想求欢,被残忍拒绝!

“你去找别人吧,多由也。鬼童丸,次郎坊都不错。”

开什么玩笑?虽然她是个妈妈桑,可也不是人尽可夫的女人!君麻吕吃错药了吧?以前即使他没心情也至少会哄哄她,就算没把她当女友可也不会说这种绝情的话!

“你爱上谁了?”多由也含着泪问他,其实心里已经想到一个名字。

“我发现我其实不喜欢女人,所以抱歉。”多由也在皇宫夜总会有股份,这些年他没亏待过她。

女人这是没法呆了,虽然多由也没再追问,但是君麻吕也不想看着女人哭,于是回了自己的别墅。

“王子,今天止水哥哥‘救’我了哦!你说他是不是也喜欢我?”君麻吕抱着狗儿子快乐地问道。

王子欢快地叫了两声回应他,因为聪明的狗狗知道这样可以有肉吃!

接着一周,鸣人欢乐地到处打赏,也想给佐助钱被他拒绝了,因为他不缺吊车尾这点钱,何况,他帮鸣人时也没想要什么回报。

转眼又到周六,止水终于在剧组见到了女主,是个当红演员,也是交际花。君麻吕让他们聊了几分钟联络“感情”,然后就准备开拍。在拍了几段校园对白之后,导演要求清场。

尼玛,为什么有吻戏?止水才发觉自己上当了。

“是这样的,因为你不肯拍床戏,所以改成了吻戏,这个你不能再拒绝啦,否则这部片卖不出去了。”君麻吕走了出来挡下了怒怼导演的男主。

“为什么非要玩这种噱头?动作戏非要吻吗?”

“你也要考虑观众的感受啊止水,俊男靓女主角,如果只是拥抱拉手,那就是小清新了,不符合这部戏的风格。作为热血柔情的男主,这时吻女主是正常的,你就牺牲一下啦,而且吻‘优香’小姐你也不吃亏。”

君麻吕说着走近了女主,拥住她的纤腰,一手抬起下巴,含情脉脉地吻了上去……

“唔……”女演员没反应过来就被霸道总裁吻了,虽然和她对戏的不乏帅哥男星,但这是她的老板,辉夜集团第一帅哥!她快幸福得眩晕了,所以很热烈地回应他,两人直接上了舌头,然后女主还发出了娇吟!艾玛老板真是高手,光是吻她一下她就湿了。

君麻吕在女主状态正佳的时候单方面结束了这个吻,扭头看着惊呆的止水,挑逗地舔了舔红唇魅惑一笑:“看,就这么简单,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想,可以不用舌头。”

君麻吕不至于以为止水连接吻经验都没有,吻戏再正常不过,而且吻当红明星的确不吃亏啊!止水心想卧槽!老子不会吻也不想吻,虽然逢场作戏吻一下是没什么,可是以后大柚子肯定也会看到这部作品,到时候他怎么解释?

看着纠结的男主,君麻吕很体贴地走过去搂过他的肩,和他低语,在别人看来就是在咬耳朵。

“止水,你不会真的对女人没兴趣吧?”

“我……我不想拍这种。”

“坚决不拍?虽然你没和我正式签约,但是如果前功尽弃,我会损失很大……”

止水想想的确如此,不能因为他害得君麻吕血本无归。不过宇智波集团的副总毕竟不是普通人,他情急之下想到了一个机智的解决方法!

“君麻吕,你刚才说观众必须看俊男美女的吻戏才更卖座,那么就是说,不一定需要我,作为男二的你如果和女主有吻戏也是可以的咯?比如你强吻了女主,然后我及时英雄救美把你打倒,这样是不是也可以?”

“唔……这个……”貌似可以有。君麻吕心想你也是够精的,竟然把球踢回给我。

“你也很帅,我想如果你和女主有段吻戏,观众也会很乐意看,而且你是男二,强吻女主反而有戏剧效果……我的话,最多就是抱抱她安慰一下,你看这样行不行?”

女主正在幻想自己一天要和两个帅哥接吻,觉得这部戏非常适合她!而编剧简直要吐血了,因为老板一直在为了迎合男主篡改他的剧本!简直就是要替代他做编剧的节奏!而且为了这部戏必须迎合男主时间表的导演就更郁闷了,如果止水不方便,他们就得停拍!老板如此任性,这都是什么事啊!至于摄像,现在很高兴地看着自己刚刚“盗摄”的作品,猜想着君麻吕荧幕初吻女明星的戏能在黑市卖出什么价格。

最后两个回了片场,老板宣布男主不吻女主,他吻!

于是剧组人员的石化病再也治不好了……


【止鼬佐】 同栖 103(心机小君君)


正当他们在浴室“展望”未来时,二柱子走了进来。

“你们说什么呢?”

“我们在说,你哥们是太子,咱们以后得沾你光,嘿嘿。”大表哥就是油嘴滑舌。

“这个嘛……是哦,以后我就是家里的老大,你们都得听我的!”二柱子不知道是不是丝毫看不出表哥在逗他,还是他同样哈哈过去。“不过这件事,在没有定论之前,还不能算100%,而且即使确定了鸣人的身份,这也是个极密,我们必须替他保密。”二柱子又很认真地说。

“那是当然,这种事谁敢乱说,你放心,哥哥们不是傻瓜。”

“唔,其实我在想,我能不能混个爵位嘿嘿嘿……”

好小子,和他想到一块去了!也就是大柚子淡泊名利,普通人都会这么想!

大表哥洗完澡之后,鼬把半裸的他拉到了阳台,欣喜地告诉他小黑已经住进来了。止水观察了一会,觉得这只乌鸦给大柚子带来了很多乐趣,所以也挺支持他养。

鸣人被拐到酒店,虽然不敢和他们睡一张床,但是让酒店加了一张床给他,他倒也同意了。傻小子就是憨,看着一边打呼的儿子,水门夫妇觉得能这样看着他即使抱不到也很幸福。反正明天报告就出来了,在他们回国前应该就能打消鸣人的所有顾虑。

周日,止水再次大早往片场赶,鼬突然发觉他勤劳得不对劲。虽然表哥也不是个偷懒的人吧,但是平时周末也不至于整天去现场,因为止水想陪他和佐助,其实是尽量不会在周末办公事的,现在这么积极反而让人起疑。于是表哥出门后,鼬总第一次趁他不在家去他房间里翻了一通。

嘛,并不是翻箱倒柜那种,只是翻了翻他办公桌上的资料,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

止水是什么人?滴水不漏好不好,剧本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放桌上,当然随身带!而除了拍戏,他的工作正常进行着,工程的进度报告什么的也让手下做好了,根本没有破绽。

鼬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表哥会不会是去约会了?而且前两次都洗完澡回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去酒店开房了。不过如果这么大的事肯定会告诉他们的,鼬依然相信止水不会瞒着他,况且找女朋友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虽然到时候他和弟弟都会因为表哥“出阁”有些失落,但总归会祝福他的。既然他看不上宇智波泉,他也没法勉强啊。

他决定等止水回来好好和他谈谈。

鸣人和爹妈一大早去了医院,被告知报告中午才出来,虽然一般人做亲子鉴定也会急,可是像这么急的却很少见,医生认不出水门,也就按一般加急流程来了。

水门拉着鸣人在附近逛了逛,父子俩终于在中午忐忑地拿到了报告——虽然一堆数据看不懂,但是结果写着:亲权概率99.9999%!

“为什么不是百分之百?”鸣人傻乎乎地问道。

“傻孩子,统计概率里没有百分之百,但是这个结果已经证明了你们的亲子关系,你绝对是你爸的儿子。”检验科的医师好心地给小家伙科普。

“鸣人!”水门和玖辛奈同时激动地抱住了儿子,鸣人幸福得快要晕倒!

水门当即拨款一个亿给鸣人,让他替自己“论功行赏”去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他的亲友,不过这件事得等他们回涡之国,因为还剩一下午的时间他们只想和儿子在一起。还有就是关于他们的身份,依然必须保密,只能说他们是生意人,不能提别的。(谁知道大嘴巴早就告诉佐助了!)

周日的天,放晴了。

大表哥拍完戏回家,这次没洗澡也没淋雨,鼬本来想问他是不是约会了,但是这明显没洗澡嘛,不像约会,所以他想想还是没问。

佐助在晚饭后接到了鸣人的电话,那货发出了阵阵狂笑:“嚯嚯嚯哈哈哈吼吼吼!”

佐助按住了听筒,扭头对哥哥们点了点头。

“吊车尾,恭喜你。”

“我爸妈已经回去了,而且同意我暂时在这边读完大学。呐,佐助,我是因为舍不得你才不跟他们走的,你要不要有点表示?”

“明天赏你一个扫堂腿。”

“哈哈,你就不怕我?”

“我干嘛要怕你?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始终是吊车尾嘛,哈哈。”

“那,明天见,替我向哥哥们问好。”

挂完电话,三兄弟都发自内心替鸣人高兴。佐助趁机拿来了冰淇淋,因为过了夏天哥哥已经不许他吃了。他们仨破例一起吃了冰淇淋,觉得真尼玛爽!

止水的手机突然响起短信提示,一看是带土,这货一有进展就会汇报,可是隔着口罩亲算毛线上垒啊!真是没见识的老处男,傻瓜!止水已经没兴趣回复这种没有实质性进展的内容。

接着又来了第二条:“止水,救我……”

“我出去一下。”表哥迅速抓起外套冲了出去,开走了幻影,什么也没解释。

君麻吕被人围攻了,对方人多,眼看着小弟挡不住,他及时给止水发了信息,现在正以一敌众,而他体力又不是很好,暴击还行,持久战肯定得吃亏。

止水赶到现场,二人并肩打跑了那帮人,止水才想起为什么君麻吕会找他?他手下那些小弟呢?

“那些废物……我觉得还是你比较能打。”君麻吕笑了,自导自演的戏,就是为了测试止水会不会为他挺身而出。结果他很满意。

止水捡回地上外套给君麻吕披上:“你不是黑道皇帝吗?怎么还有人敢惹你?你这周请假就是为了打架?”

“嗯……毕竟黑帮也不是我一家,还是有竞争对手,这行门槛低,随便拉帮结派就自成一派了。”小君君才是真正的心机男表!

“君麻吕,你可得小心,别在戏还没拍完之前被人打死,那我可就遗憾了。”

“噫,你关心我就是怕我演不完和你的对手戏?太过分啦!”君麻吕也不生气,而是攀上了止水的肩膀,“走,跟我去皇宫喝一杯压压惊!”

“不喝,我明天得上班,先回去了。”

“你的衣服脏了没关系吗?我带你去换一套?”

“不用。”止水挥手,来去如风的男人瞬间又开走了幻影。